Feliciano

【全职高手】【周叶】一发来自荣耀巅峰的安利

厉害了!!全职开播了赶紧来买个安利(´・ω・`)

全职高手周叶粮仓:

旁友,你听说过全职高手吗?你听说过周泽楷和叶修吗?荣耀前后第一人,颜值高技术强的周叶,真的不要来一发吗?吃我安利啊!


                                   ⇣⇣⇣ 


在此感谢所有提供美图的画手太太,感谢默默整理资料提供帮助的所有小伙伴,感谢提供排版支持的引夜泼墨太太,感谢卖安利比填坑积极的 @川如色 太太,也感谢爱着小周和老叶的每一个人!


                                   ⇣⇣⇣ 















P.S:排名不分先后,仅挑选个别作品以抛砖引玉,篇幅有限,佳作却太多,难免有所遗漏
欢迎大家订阅lofter#周叶#or#周叶推文#tag ,或关注稍后上线的微博 @全职高手周叶粮仓,一起屯粮吃粮哟~



                                                        ⇣⇣⇣ 





  1. 恋爱敏感体by雷小菜 【原著砂糖向,轻松欢乐,天作之合】



  2. 绯闻男友by川如色   【原著向,绯闻成真,轻松欢乐,未完结】



  3. 莫宁海组团7日游by心宿二捕获  【架空向,冒险奇幻,相亲游,虔诚的爱】



  4. 时之足by楚谓之聿  【神秘博士paro ,穿越时空,强大与温柔】



  5. 秘密by kukulia  【原著向,暗恋,温馨深情】



  6. 奔流by蜂蜜柚子茶  【架空军文,大气燃向】



  7. 传奇 by风波里 【原著向,在荣耀里谱写传奇,在平凡生活里演奏俗世温暖爱情】



  8. 拉郎请按基本法 by叶壮壮  【娱乐圈甜萌向,爆笑文】



  9. The Scientist by小乐清水子  【原著向,温馨,男友力的极致】



  10. 山外山by雀行十里  【架空向,仙侠paro】



  11. 蚁穴by郁州 【原著向,时间转换,阴差阳错 】



  12. 那么远,这么近by千和安  【原作背景退役后设定,温暖细腻,慢慢靠近,而后相爱】



  13. 白玉京by嗷嗷嗷 【架空,修真,轻松欢乐】



  14. 归一by楚谓之聿 【强强,末世,异能,燃向】



  15. 双链螺旋by羽衣甘蓝【医生paro,abo,情有独钟】



  16. 指尖光影by川如色  【娱乐圈paro,温柔与美好的极致】



  17. 拍案惊奇 by露舟 【原著穿越进同人文设定,甜萌】



  18. 囚灵by树下有天空 【架空向,年下养成】



  19. 谨言慎行by一道光  【娱乐圈paro,双向暗恋,影帝周x经纪人叶】



  20. 杏林春暖by小吃包  【医生paro,现实向,温暖治愈】



  21. 仙客来by羽衣甘蓝  【天师paro,现代灵异,前世今生】



  22. 翡翠衾寒by奉旨摸鱼 【武侠古风,细腻温柔,魔教教主周x武林盟主叶】



  23. 视界之外by图文堆  【原著未来时间+平行世界穿越,温馨向】



  24. 为人师表by白小福 【现代架空,大学校园paro,轻松向,师生年下】



  25. 反潜特攻队by十七只长颈鹿【娱乐圈paro,欢喜冤家,歪打正着】



  26. 明焰暗涌by荀阿贩&打字机【原著向,时间线穿越,十年前后小周交换穿越】



  27. Voyager by 乔丁笕  【航天员设定,文风温柔缱绻】



  28. 有狐by蜂蜜柚子茶  【修仙paro,前世今生的羁绊】



  29. 贪欢by中华一包四十  【世邀赛背景,撒糖向,番外女装play肉香】



  30. 唱一支锡安的歌 by清酌  【民国风,调查局处长周x联军统帅叶,文笔美。愿以色列的救恩从锡安而出。 流离失所的难民坐在巴比伦河边,一想起锡安便流下眼泪】



  31. 怎堪相逢 by扇下眠森  【古风paro,城主周x将军叶,文笔优美】



  32. 无声戏by死者葬仪  【娱乐圈,破镜重圆,克制而深情】



  33. 黑暗中的一枪by白键  【原著向,账号卡穿越现实,轻松搞笑】



  34. 信使 by雷小菜 【架空,前世今生,文笔行云流水,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



  35. 爸爸去哪儿了by四喜烤麸  【原著萌向,未来小周跟叶修的孩子穿越进当下平行世界】



  36. 全世界只有我们在OOCby蘑菇没有盖  【原著向,周叶枪君间歇性互穿,萌文】



  37. 耸人听闻by白键  【原著向,叶修跟小周告白以后变小,由此开始了喜(ji)闻(fei)乐(gou)见(tiao)的同居生活。】



  38. 霓虹灯by风味乳齿  【机器人设定,年下养成,abo】



  39. 影帝的故事by雷小菜  【娱乐圈,谈话节目回忆体,成长向甜文,带一丝烟火气的甜蜜爱情】



  40. 一见钟情by顾二条  【原著向,温馨细腻,文风优美】



  41. T.L by打字机  【架空向,超能力罪犯,时髦值乱飞】



  42. 轻狂不老by川如色  【原著向,文艺风,破镜重圆】



  43. 折叠世界by云狐不归  【平行世界穿越,我们终会,再次相逢】



  44. 周泽楷和叶修到底是谁啊by楚谓之聿  【原著背景,论坛体,相恋多年设定,温馨甜蜜】



  45. 熟能生巧by lesleyye【现代架空,伪师生年下,甜】



  46. 洛阳王by小乐清水子 【民国盗墓paro,在民国军阀背景下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



  47. 你脑洞大你来讲by白小福 【全员写手设定,轻松活泼欢乐,处处充斥着萌点与笑点】



  48. 某科学降妖观的可持续养龙方法论by岁知更  【架空向,命中注定】



  49. 刀马旦by雷小菜  【民国paro,戏子周x将军叶,乱世飘摇下爱得缠绵又浓烈】



  50. 故作寡言少语by割肉寻欢  【原著向主周视角,青春肉食系·楷,连载中】




蓝色美梦 5 (三日一期/神父和吸血鬼恋爱小故事)

嗷嗷嗷嗷!!

夜醉风间:

继续更新,一篇只涉及小狐丸、青江和莺丸三位角色的背景设定章节,完善蓝色美梦的世界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总之,三日月神父开启了新的主线剧情!




——————


白天来酒吧是件挺无趣的事——这是人类想当然认为的,日夜颠倒的长生种却觉得白天泡酒吧才是正常行为,既能躲开讨厌的太阳,又能放纵漫长无聊的生命。


对小狐丸来说意义就不太一样了,神父大人白天去酒吧而且是长生种街区的酒吧,压低帽檐,也有人对他指指点点。


“看,食物耶。”


狂妄的长生种要是知道他是教廷的吸血鬼猎人,就不敢下口咬断“食物”的脖子了。


酒吧名叫树藤,小狐丸前后来了几次还是会被迷宫般的内部结构搞晕头,今天用时五分钟找到吧台,木质的吧台椅还没坐热,一杯加了柠檬汁的威士忌就推送到面前。小狐丸抿了一口,如果这算是迷路的慰劳,柠檬汁的酸味太重,似乎毫无诚意,他缩了缩脖子,立领风衣的好处就是能完美的挡住他的帅脸。


“啊呀,您真是不解风情,那几位有钱的老主顾蛮喜欢您的脸呢,当然,他们对您的身材很很满意。”兼任酒保的老板凑过来说风凉话,昏暗的灯光下,他的一对异色瞳孔妖艳无比。


树藤的老板是拥有妖瞳的长生种,有传言说他是恶魔的化身,眼睛就是证据。


“您的眼睛难道能丈量我的肌肉轮廓?”


“是呀是呀。”


老板挑了半天才找到薄荷味的糖递给小狐丸,规整的袖口藏起手腕内侧半个家纹。树藤是同性酒吧,很多长生种来这里找乐子,起初老板会打法他们去里面解决问题,现在则完全放任不管,轻音乐飘荡的酒吧里偶尔会传来欢爱的呻吟,角落里相拥在一起的男人们纵情的释放着肉体的欲望。


小狐丸摇摇头,玉白色的长发给灯光染成浅红色,有些目的不纯的长生种投来色情的目光,有个衣着夸张的男人还发出挑逗般的哨声,要不是小狐丸狠狠瞪了他一眼,男人很可能就凑过来直接把手伸进小狐丸的裤子里了。


“喏,就是那位老板,他看上你了。”


“是想上我吧。”


“客人您很懂嘛。”老板笑起来像只心情很好的猫,见小狐丸一脸嫌弃的掏着口袋,他赶紧说,“如果您能给些零钱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


“真不巧,这次出门没带硬币。”


吧台上,玻璃酒杯映出教廷最大面额流通货币的图案,老板瞥了瞥,露出生意人不该有的厌恶神情,当然在周围的长生种看是客人故意找茬,小狐丸识趣点就赶紧走人,不然招惹了树藤的老板等同拂了这条街区所有长生种的逆鳞。


正如剧本要求那样,小狐丸按下帽檐离开吧台,重新步入弯弯绕绕的迷宫,不过他没离开树藤,而是来到酒吧的地下,石块垒砌的狭窄空间里回荡着孤独的脚步声。


打开熟悉的门,酒吧老板已等候多时。


“每位客人都像您一样不准备零钱,我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事出突然,必须来找你,道歉的话等宗近回来让他亲自说。这次就麻烦你了,青江。”


听见朋友的名字,窝在沙发里的长生种懒洋洋的摆摆手:“就算是三条家的神父大人也不行,不谈钱我们还是朋友。”就算谈钱的问题,只要不让青江家族破费也行。过去,五大家族里的青江家族从上到下都不好说话,唯独这位笑面青江是个例外,树藤的员工认为他是老板,来树藤找乐子的长生种认为他不是正派人物,视同性酒吧为毒瘤的教廷总想罗织点罪名给他。青江用自己的手段赚了很多黑心钱,花起来总是有一百个无比正经的理由,即使在五大家族没落的现在,教廷权利中心的阴影里,也总有青江家族的资金寄生其中。


小狐丸没想到三日月宗近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臭名昭著到这种程度,似笑非笑的叹了口气。


“威士忌里加了过量的柠檬汁,说明现在上头还有教廷的眼睛啊,浓度越高眼睛越多,你招谁惹谁了,这么不受教挺待见。”


青江手指卷着发梢翻了翻眼,要是知道答案就不会用约定俗成的方法发警告给小狐丸了。


“你还真是个榆木脑袋诶。和有钱大佬睡一觉,明天三条家的银行户头就能多出好几个零,连我都心动的不行……都说了我喜欢硬币,硬币!我手里有很多硬币就能套取的情报,你偏偏塞个大票子给我,如此重量级,还说不是三日月宗近要借钱?撵走你们的是教廷不是我诶,多大仇多大怨!”


“停、停,我们不要发扬五大家一见面就相互埋汰的传统陋习好吗?”


发了一通牢骚,青江还想说点什么,见小狐丸的神色不像开玩笑,他才讪讪的改了口:“那,这次你们要借多少?”


教廷的神父大人对他一根筋的脑回路彻底拜服。


“都说了不是借钱……我来是想打听数珠丸恒次的下落。”


“数珠丸殿下?我有好几年没见到他了。”


“粟田口家的鬼丸国纲呢?”


“嚯,难怪要出大票子。”青江的笑容很诡异,“三条家族的小狐丸神父不得了啊,知道我是教廷的情报通,专门挑难的踢馆子?嗯,好,这次就让你赢一回。”


输赢并不重要,小狐丸吃惊的是他竟然大方承认什么都不知道。粟田口家的鬼丸老爷行踪不明也就罢了,怎么连自家的家督,青江也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这可不像他的作风。”小狐丸忍不住腹诽。自从五大家族没落,唯二的长生种家族的立场备受质疑,他们是维系教廷与长生种帝国的桥梁,现在桥梁断了一座,只剩青江家族活跃在教廷内部,他们用尽人类想象不到的方法拼命活着,生活在教廷的长生种不至于连诉苦的对象都没有。也是青江家族,不知不觉构筑起一套完整且独立的情报体系,向前忠诚的捍卫长生种的尊严,转身就对教廷露出谄媚的笑颜,他们不惧道德卫士的抨击,更不怕教廷找麻烦,而主导青江家族情报体系的长生种,就是树藤酒吧的老板先生。


青江知道小狐丸在想什么,他不是恶魔,更没有恶魔之瞳,看穿人心的本领全拜长生种近乎不老不死的生命所赐,他经历过太多风雨,对许多事已经麻木了。青江站起来舒展身体,柔软的沙发固然舒服,但是敌人的猎枪时刻对准长生种的心脏,舒服过头就会丧命。他围着小狐丸来回走,两人同时将沉默发酵成一场山雨欲来的不安,神父的目光有些冷,青江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露出他尖长的犬齿。


“三日月宗近拜托你调查鬼丸老爷和数珠丸殿下的去向,你就来问我,逻辑是这样没错啦,你觉得我应该去问谁呢,小狐丸神父?”


青江家族的情报网如何运作,小狐丸当然不知道了,青江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


“其实啊,本家也在寻找数珠丸殿下的下落——两个月前,你们家被迫离开教廷的消息刚传开,皇都本家就给我下了这条命令。很可惜,两月来毫无结果,数珠丸殿下到底去哪了,我也很想知道。”


“教廷粟田口家族家督鬼丸国纲,青江家族家督数珠丸恒次……”


“对哦,你的兄弟,夜幕的弥赛亚大人,寻找我家族的家督干什么?”


简单说明情况后,青江更加迷惑了。粟田口和青江的本家远在皇都,来教廷主事的家督在家族内部拥有极高的地位。不管家族变故如何,在青江的意识里,还没有说家督失踪、家族势力被迫撤回本家的先例。人类的思维太古怪了,想到一点认为合理就不停往下想,跑偏与否都不知道,青江真担心有一天他们发觉走错路才后悔莫及。


小狐丸驳斥他的话也很在理:“长生种的思维不就是血浆至上?”


“麻烦您搞搞清楚,那是抑制不住饥渴本能的低劣血统。”青江很讨厌对方提起这群家伙,简直丢光了长生种的脸。


“总之,一旦有数珠丸恒次的消息——”


“有,也不会如实相告。”青江凑到小狐丸面前粗暴的打断对话,额发挡住了魅惑人心的红色眼睛,青江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我们是朋友,也是敌人。请您转告夜幕的弥赛亚,数珠丸殿下的安危不敢劳烦挂心。至于其他的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人类与长生种愈加对立的现在,青江的话已算仁至义尽。小狐丸不请自来还有求于人,遭到拒绝在情理之中。他点点头,慢慢推开贴在胸口的长生种,说道:“那么作为交换,上面那些教廷的眼睛就由我处理吧。”


“呵,打算对自己人动手吗,神父大人?”


“谁派他们来监视长生种的,我心里有数,况且那杯酸柠檬威士忌让我的牙齿很是遭罪啊,这笔账不讨回来,我可不甘心。”


青江很欣赏小狐丸敢做敢当的气概,在他即将关门前,青江抛下一句颇有犒赏意味的话,


“鬼丸殿下……去年秋季,有人在阿卡雷德见过他。”


阿卡雷德是教廷北境最大的城市,普通市民心目中城市本身没什么,但鬼丸国纲出现意味着另有隐情,这一点,小狐丸和青江心知肚明——阿卡雷德也是教廷与帝国边境规模最庞大的军事要塞。


 


一天当中两位贵客到访,青江从没想到过自己的生活还能这么充实。


三条家族的神父离开没多久,第二位客人的匿名信就送到了。信中文字是长生种使用的古语,落款是“来自故乡·阿兹比达”。端着轻盈的信纸,青江飞速思考“故乡”旧友到底是谁,能直接坦白说是阿兹比达体系的长生种应该并不多。


阿兹比达意为盾,与之对应的是另一体系西弗斯,意为剑。


女佣引导第二位客人来到指定会客房间,青江姗姗来迟,对站在门口的客人报以友好的微笑。房间的光线意乱情迷,三重垂地的幔帐后有张大床,柔软的毛毯上摆着几个形状独特的抱枕,一看就是树藤老板独特的品味——赤裸裸的表达诱惑的情欲。用这种情趣房间招待来自皇都的特使,青江还镇定自若的倒了杯酒,他解开勒紧脖子的领扣,故意扯松衣襟,性感的胸口暴露在迷情灯光下,足够迷倒很多垂涎他的人了。


“不介意和我享受美妙的夜晚吧,宝贝?”


兜帽下的客人叹口气,慢慢解开披风露出真容。青江认识这张脸,正因为认识,才不出意外直接吓得全身都僵硬起来。


“莺、莺殿下?!”


“你的恶趣味还真没多少改变呢,换做其他特使,你早就和人家滚上床了吧?”莺丸努了努力,面部肌肉勾出笑容,而不是其他表情。


一向从容不迫的青江这会儿恨不得找个墙缝钻进去,幸好灯光本就红彤彤的,使他红到发烫的脸不是很难堪。长生种青江风流成性,这是很多人的共识,他的风流有个原则就是绝不向朋友出手,何况莺丸隶属王室,是阿兹比达体系的重要人物,青江这耍流氓的行径要是搁在皇都被人发现,早就治罪了。


莺丸和其他王室成员不同,他不介意朋友过火的玩笑,不仅饶有兴致的观察起情趣房间,还优雅的来到床边坐下休息。青江请他去正儿八经的会客室,莺丸摇摇头,疲惫的神色攀附在眉眼间,开门见山阐明来意。


“我是秘密出访,皇都和教廷都不知道我在这,也请你不要声张。”


“请您放心。”这点,倒是和青江猜测十分吻合。


“青江家督数珠丸殿下在不在教廷,我想见见他。”


有一瞬间,青江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找数珠丸恒次。和应付小狐丸的油嘴花腔不同,青江不敢对王室成员隐瞒真相,简单交代相同的答案,莺丸的反应引起青江的好奇。小狐丸是教廷的神父,打听不到消息明显很急躁,尤其是说明为何而来的时候,小狐丸语速飞快,条理清晰,一篇腹稿洋洋洒洒,做好万全准备。这些符合小狐丸的特征,作为朋友,神父大人一丝不苟的性格让青江适应好一阵子,作为敌人,青江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这号危险人物。


但是莺丸,听到“数珠丸殿下下落不明”时,脸上浮现出了害怕的表情。


“行踪不明……我可以理解为生死不明吗?”


“您可以这么认为。”不能确定莺丸垂下头之后的反应,青江试探的问,“需要的话我可以协助您,莺殿下。”


“需要……嗯,确实很需要,能确定数珠丸殿下平安无事就好了,不然,皇都那边出现新的骚动。”自己的遭遇和皇都种种变故都包在纸里,莺丸迫切想解释清楚,话在脑子里过了一圈又不知从何说起,这位高贵的王室长生种慢慢抬起头,金色眼睛流露出的悲伤让青江的心揪了起来。所谓骚动,就是针对特定长生种的捕获行动,教廷的结界仿佛不透风的墙,在短生种辖领生活的长生种完全不知道故乡的异变。


“要不是大包平出手相救,现在和你说话的人一定不是我,也许有一天你能在短生种的巨型培养容器中见到我的尸体。议会压下这件事,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教廷的猎人出现在皇都,更不想让阿兹比达体系其他成员心寒。本来议会想暗中调查,结果那群发疯的猎人袭击了西弗斯体系的粟田口家族。”


这一刻,青江确信全世界的人都在寻找数珠丸恒次,连鬼丸国纲都跑不掉。一听到粟田口,他发出惊讶的呼声,尤其是听到吸血鬼猎人冲进粟田口本家庄园一无所获就烧毁庄园时,青江反问:“西弗斯体系其他家族放任不管吗?怎么说,粟田口家也有王室成员啊!”


“问题就在这,猎人疯狂的屠杀同胞,用残忍的手段逼他们说出家督的下落,佣人们哪知道鬼丸老爷的去向,幸好本家庄园没有粟田口的族人生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鬼丸老爷这是又得罪谁了。”


莺丸苦笑道:“就算得罪过短生种,还有比大包平和童子切先生更大的仇家吗?”


这倒是,说起古备前家族的长生种大包平,就不得不提他的死对头童子切安纲。青江耸耸肩。


“与其说是鬼丸老爷得罪了谁,不如说这群疯子是有备而来。”莺丸顿了顿,为了不虚此行,莺丸必须向不知情的青江摊牌。


在此之前,听力过人的两位长生种几乎同时听到门外的响动,青江的视线扫过转动的门把手,突然一把将莺丸推倒,双手撑在床上,长发垂落的位置正好挡住莺丸的脸,为了效果逼真,青江还特地抽掉了莺丸的领带。


“得罪了,莺殿下。”


扔在空中的领带落地之前门就开了,误闯进来的醉汉抬眼一看,尴尬的愣在门外。青江转过头,眸光锋利的像是能割开醉汉的喉咙,他故意露出尖长的犬齿,牙齿与唇角沾满鲜血。


打扰正在纵欲的长生种有多可怕,看醉汉颤抖的双腿就知道了。


“对、对对不起!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


青江不屑的闭上眼睛,重新埋首在食物颈间。醉汉如获大赦般的关好门,急匆匆的脚步声在不远处稍作停留,接着就和其他人一同离开了。


“拿了情报办事都不利索,还得我亲自动手。”青江隔空抱怨着小狐丸,同时拉开两人的距离,“刚才是教廷的神父,盯我很久都没抓住把柄,本来应由朋友收拾掉的,结果……总之,十分抱歉,莺殿下。”


“神父吗……要不是你反应快,我们的处境会更加危险的,就不用在意这点小事了。手背的伤口要紧吗?”


临时咬破手背充当进食这一招算突发奇想,这点伤还不足以诱发饥渴症状,青江从床头的柜子里取出绷带熟练的包扎起来,他现在更在意莺丸欲言又止的话。


“西弗斯体系的家族都对粟田口的遭遇表示愤慨,他们是帝国的剑,我们阿兹比塔体系是帝国的盾,照理说,这次事件完全可以促成两方一致对外。但是我们对被俘的短生种束手无策。”


短生种的生命渺小而短暂,猖狂的疯子们却不惧怕死亡,他们在牢狱中高唱圣歌,用自己的血在墙壁上写满诅咒长生种的文字,将肮脏的手伸向靠近他们的长生种,如果不是枷锁在身,下一秒他们就会撕开长生种的脖子啃食血肉。莺丸授命检查过这群猎人的装备,有些老旧不堪,有些则完全不该出现在短生种身上,比如其中有个短生种随身带了一本册子,里面触目惊心的记载着几个熟悉的名字。


“数珠丸恒次、鬼丸国纲都在其中……还包括古备前家族的我。”莺丸说。


“胃口好大啊……可是这些大人物分别属于西弗斯和阿兹比达,短生种是想从根本动摇我们的剑与盾体系?”


所谓剑与盾体系,就是长生种们为自己的国度构建的军事力量,帝国之剑名西弗斯,帝国之盾名阿兹比达,前者主战,是长生种国度的主要战力群体,后者主和,掌控帝国外交大权,是主要和教廷对话的群体,当年为平衡两大体系的关系,特地从西弗斯和阿兹比达各抽选一个家族作为代表,就是后来五大家族中的粟田口和青江。


“就目前的情报,我们没法确定他们的目的,但有一点,这些名字……我们……”


“莺殿下?”


“短生种惧怕我们的原因之一是怕变得和我们一样以血浆为食,当然,这是短生种普遍的被害妄想,这你是知道的。”


“没错。”


“实际上,就算血统高贵的长生种犯饥渴,吸食他们的血,他们顶多会出现失血后对应的症状,只要我们无意吸光所有的血,他们不会失血过多死亡。”


“嗯哼。”青江答应着,他发现莺丸还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往下说。这时候青江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虽说知道的越少自己越好,可直觉使然,这次事件非同小可。


“能将短生种变成同类的长生种……也是存在的。”


青江怀疑耳朵听错了,活了这么久第一次听到这种说辞,脑袋里嗡的一声和雷电过境似的,半晌都没反应过来。“您、您说什么?”天啊,真希望是这位莺殿下无心的玩笑,青江多想双手握住他的手,诚心的听他说愚人节快乐——愚人节早过了,就算握住手又能怎样!莺丸还怕他听不懂,特地重复一遍,青江懵懂的点头又摇头,然后突然冒出句:“您不会想说您就是这样的存在吧?!”


“……这是剑与盾最大的秘密。”


青江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睡醒之后能忘了这个噩梦。


“极少数短生种拥有迥异于他人的珍惜血型,同样,我们始祖长生种也是类似的存在。我们可以将短生种变成同族,不过这样的同族状态很不稳定,有些需要漫长时间磨练饥渴状态,有些则很快就能适应。始祖长生种比珍惜血型的短生种人数还少,但是手册里所有人,都是始祖长生种无误。”


“数珠丸殿下他……”


“嗯,短生种的目标很可能就是始祖长生种。”


西弗斯和阿兹比达两大体系的始祖长生种不足百人,莺丸就是其中之一,他从没向朋友吐露过,还有个原因就是始祖的存在,在长生种内部都能引来极大争议。即使拥有同样漫长的生命,血液中含有将人类转变为长生种毒素的同类依旧很可怕,未知的强大力量是把双刃剑。青江理解莺丸的处境,自己是异色妖瞳的受害者,不管在什么时代,迥异于常人的角色总是备受舆论伤害。


“始祖大都在帝国本土吧?”


“没错,大部分始祖碍于自身的特殊性都不曾离开帝国,但名册上还有几个人,确确实实身在教廷辖领。我放心不下,必须亲自前来通知,希望他们立刻返回皇都。”


“但是啊,数珠丸殿下和鬼丸老爷,他二位目前确实找不到啊。”


莺丸皱了皱眉,轻声问:“还记得我刚才说过,那群疯狂的猎人闯进了粟田口本家庄园吧?”


“啊,记得——”


青江的话音戛然而止。他记忆力很好,能完整的复述出一天前与人交谈的内容,脑袋里装下了这颗星球的情报,脑回路堪比宇宙的行星轨道。掐断的话尾的原因很简单,心思活络的他立刻想到某种可能性,化作跳动的音符,疯狂的旋律让长生种全身血液都在沸腾。


“鬼丸老爷十几年前高调移居教廷的消息轰动一时,就算他喜欢游历,这群人也不该笨到深入皇都袭击粟田口本家……除非……”


“嗯,就是这个‘除非’。”莺丸说,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西弗斯体系的粟田口家族当世有两位始祖,一位是鬼丸国纲,另一位是我的老朋友,同为王室成员的一期一振吉光。”


 


 




——TBC❤